碎碎碎碎

专注放飞自我,产粮瞎嗨党的放纵,半吊子重口味文手。没有文化,没有文风,只是文盲,瞎堆词爱好者。
佛系写文,写啥看心情,关注需谨慎。钤光执峰真爱,博君一肖是新墙头。

有枝 cp钤光

有枝
cp公孙钤x陵光
基友被我昨天发的刀虐到了,所以被逼着产了篇糖_(:з」∠)_下次还是不撸刀了吧_(:з」∠)
只是个小片段吧,不是刀,不是刀(。・ω・。)ノ♡大概就是公孙带陵光去他老家【?】的路上

几只鹭鸶自广袤的荒原中飞起又落下。荒原的小道上,两马并行。紫色衣衫的男子勒马停了下来,望着远处随着秋风起伏的大片大片的芦苇,不觉微微蹙起了眉。一旁的蓝衫公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像是瞬间明了了陵光的所思所想,开口解释道“此处名曰白鹭渡,只因连年水患过于严重,因此百姓不愿在此耕种,渐渐的也就荒废了。”陵光转眸,眉眼弯弯,秋水潋滟,“副相,孤王的心思你有什么猜不到的么?”纷纷扬扬的芦花漫天飞扬,偶有几点沾染上陵光的发丝、衣襟,公孙钤伸手将陵光发间的絮拾去,被风吹散的发丝拂过他的掌心撩拨起说不尽的情肠百转。
“你不愿我猜,我便不猜了。”公孙钤牵起陵光的手,十指相扣,掌心的温暖让陵光微微别过了头,似乎不愿让身旁人看见他微红的面颊,此刻至高无上的陵光王也难免有些许羞赧。
“孤王此次的主意,本是和副相开个玩笑的。”陵光望着远处惊起的鹭鸶,似是刻意妄图缓解这让他难以应对的气氛。
却听闻身旁人轻笑,只一刹,公孙钤便翻身跨上了陵光的马。一双修长有力的手自身后环住他的腰身,将陵光整个人都揽入怀中,蓝衣的公子在他耳畔开口,亲昵而温柔“我知道。只是我想带你来看看我曾住过的地方。”语罢,暧昧的含住那人泛红的耳垂,惹来怀中人一阵慌乱。
“世人都道公孙钤,君子无双,怎是这般的轻薄。”陵光回眸,促狭道。
“只因,怀中人亦为心中人。”公孙钤深深望进陵光的双眸,掩不住这般的灼灼情深。
白鹭渡前,夕阳辉映,将整片荒原柔和成一片胭脂色。有人相拥,唇齿相触,四目相对,仿佛这世间所有的风清玉露都不及眼中人。
漫天红霞下,群鸟归巢,远处袅袅炊烟升腾起淡青色的薄雾,渐渐消散在天际。

评论(4)

热度(74)